门诊输液患者心理需求及护理措施分析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2:02
  • 人已阅读

“十二五”规划纲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新的求,重一点就是政策制定倾向民生,摒弃唯GDP论,促进社会和谐可持续发展。幸福指数因其本质特征,可从主客观方面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制定给予指导。 bstct“”theplnsummydevelopedtothecountyteitoyeconomicsocietypoposedthenewequest,theimpotntspotwsthepolicyfomultionmustfvothelivelihoodofthepeople,ejectiononlyGDPtheoy,pomotionsocietyhmonioussustinbledevelopment.Thehppyindexbecuseofitssubstntivechcteistics,mythepolicyfomultionwhichdevelopstothecountyteitoyeconomicsocietygivetheinstuctionfomthesubjectivendobjectivespect. 关键词幸福指数县域经济社会发展 KeywodThehppyindexcountyteitoyeconomicsocietydevelops “十二五”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是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县域经济社会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各地编制的“十二五”发展规划纲来看,幸福指数被频繁提及。幸福指数为什么在“十二五”开篇之际被广泛重视,它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指导性意义到底有哪些是本文着重分析的问题。 一、幸福指数在我国的应用 幸福指数概念起源于多年前,最早由不丹国王提出并付诸实践。幸福指数虽然由来已久,但是在我国的探索及应用也就大约年的时间。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就有必从理论上研究幸福指数以及在实际工作中提高国民幸福水平。我国县域经济社会的发展都是以GDP指标为中心的,很少有县级领导重视幸福指数,而“十二五”规划纲里明确提出了有关结构战略性调整和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建设创新型社会,保障改善民生,创建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幸福指数因其本质特征必会在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层面提供指导。 二、幸福指数简析 幸福指数包含客观指标和主观指标,其中客观指标有人均GDP、失业率、通货膨胀率等。主观指标包括个性因素,如人际关系感知、精神健康等;公众对整个社会的满意度就是幸福指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观考察。幸福指数与GDP的一个重区别在于,它能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客观给予双重衡量,以人为本,摒弃了唯GDP论。经济水平的迅速提高不代表社会的全面发展,在一些县域,尤其是全国百强县的民众,越来越希望得到物质与精神的双丰收。幸福指数顺从民意,给政府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导向。 三、幸福指数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指导 (一)强调幸福指数求县域经济社会发展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 公众对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的关注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也变得越来越强,甚至可以牺牲部分收入来换取更优的生活和工作空间。但县域经济社会发展么局限于能源依赖,走吃老本之路;么过分强调项目拉动,只求数量不求质量;么坐享“土地财政”带来的收益,不去优化配置资源。城镇化的盲目突进,工业对农业的侵入,第三产业得不到重视等众多问题越来越呼唤新的发展思路,新的政府绩效考核指标。幸福指数强调经济水平提高的同时,更重视经济与社会,尤其是个体的发展质量,这就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政府争取的项目应是环境友好型、科技创新型、民意导向型的,同时扩大服务业、金融业等第三产业在县域经济规模中的比重,保持农业最基础产业的地位。县域发展应立足本地,战略取舍,实现人与环境的和谐共处,提高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 (二)强调幸福指数会引导政策更多的倾向民生。 “十二五”规划纲提出将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这与幸福指数关注民众对社会的主客观评价一致。幸福指数从个体的主观感受出发,强调就业条件、健康状况和社会关系和谐。从保障和改善民生出发,就求政府制定政策时敢于挑战利益面,寻找新思路,开拓新局面。国家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考核,应落脚于民众对生存环境的主客观评价,只有这样的政策才是得民心顺民意的。 (三)强调幸福指数需关注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培育。 幸福指数不是概而全的,民众对自己生活工作的区域有特殊感情,表现为依赖、引以为豪等。如果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模式、路径和结果都趋同,那么就失去了幸福感的特殊性。而幸福感的特殊性必须以社会发展特殊性为载体,从这个角度出发,如能培育好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那么民众对于外界的幸福感会特别强烈,甚至在执政者意料之外。县域经济社会发展可首先选定主攻方向,立足本地实际。关键是让地方领导干部、民众参与其中,享受核心发展所带来的物质精神成果。可以预见的是,科技发展之路、精神文化发展之路等模式将越来越受执政者的欢迎,这些路径有一个共同的现实特征,那就是都在加大第三产业的投资和发展力度。 (四)强调幸福指数必须关注三农问题。 解决好三农问题是老生常谈,但是“十二五”规划期内幸福指数的提高比其他发展阶段更依赖于三农问题的解决。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与三农密切相关,只有新农村建设好,城乡差距才不能拉大,农村生活环境才能得到改善,农村基础设施才会有保障;只有农业发达了,才能尽快实现农业现代化、高效化、生态化,城市和农村的菜篮子才有保障;也只有农民物质精神文明富裕了,二元问题才会得到解决,农民对社会的幸福感才能提高。 县域经济社会发展一直是热门话题,领导对如何提高本地经济水平都有成功经验,而对于如何提高本地民众的幸福感,则应多从民众的个体感受出发,想对策,谋思路。发展是永恒的,它包含社会发展,又强调个体的发展,二者必须协调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