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不走的辉煌之破旧已成记忆

  • 文章
  • 时间:2019-01-05 11:54
  • 人已阅读

  如今,当我走过新修建的校舍,听到扩音喇叭里传出的优美儿歌和校园里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听到一串清脆的电铃声从校园里传出;看到那一砖到底的干净厕所,看到幸福的小朋友们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在校园里升起了国旗,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曾经在那破围墙里发生的一切......  1  我童年的记忆就和一个陷在山沟里叫做大谷的小山村纠缠着,那时我还小,因为幼小和懂事,我被父母亲和周围的人呵护着,在四周围起的庭院里,我像一只被驯养的小鹿,嗅着泥土滋养野草的气息,在墙外农人粗犷的吆喝声中一天天长大。  终于有一天,无奈,我离开了父母的双翼。那年我六岁,我胆怯的紧攥着父亲的后襟,走出门外,穿过公路,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更大的庭院里,然后父亲走了,但我没有哭,我像找到了自己的家,用纯真的瞳眸好奇地欣赏着那里高高的房子。很快我被融合在所有孩子的中间,深深地爱上了小小的本子和铅笔,从那一刻起,那里的人都爱我,我也爱着那里的一切,在那里的二千多个日日夜夜,我对着黑白交错的油墨挖空心事。清晨,在鸡鸣声中揉开睡眼,背上书包,穿过鸡零狗碎的小巷,穿过一群叮咚乱响的牛群,我来到那里,顶着春天小草的气息和冬天刺骨的疼痛,小手捧着,嘴里念着;晚上,带着书本里奇妙的故事,幻想着,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眼前仍旧是一队满载而归的牛群,响着铃铛,踏着夕阳的余辉,消失在横七竖八的小巷,就这样我在一个无数牛群践踏过的土地上成长着。不知是谁注定的,在那里我整整磨蹭了六年,在破烂不堪的母校的怀里,至今仍有说不完的乐趣和故事。  记得那是一排破旧的不成样子的老房子,残缺不全的瓦片,凹凸不平的墙壁。走进屋内,里面散发着朽木的烘臭。  据说很久以前这里是一座叫做佛塔寺的寺庙,谁也说不清这房子的主人为何丢弃了它,于是风吹雨淋、野草丛生,在这里孤独了好多年。某年的某一天,不知是谁倡导的,这残垣断壁便成了一座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学堂。然而,就是那个黑咕隆咚的老房子却成了我们那群小鬼的安乐窝。  说它是一座房子,也许是因为它有一块能遮风挡雨的屋顶吧!除了这个,我似乎再也找不到它能成为教书识字场所的理由。一个看似门框的地方,只有称得上老师的人才理直气壮地进进出出,留给我记忆里的是那群土里土气的小鬼是无所谓门和窗的。那几个窗口大小的洞,谁都可以随时随地爬进爬出。天长日久,洞框的边沿磨的变了形状,大胆的还能沿着破墙爬上诺大的人字形梁柱,在上面来来往往的走,站在下面的我们傻笑着定定地看。  我们都愿意到这里来,因为只有在这里就能随心所欲的闹,即使闹翻了天也不会有多大的事儿。于是房顶上的瓦片被掀的七零八落,教室的墙壁被剜的千疮百孔,梁柱上爬满了小鬼,院子里的树上爬满了小鬼。这座老房子也从不反抗,心甘情愿地忍受着,似乎注定就要被几百年后的我们当作玩物。  老师看见了,就站在下面,仰着头喊下来!下来!下不下来!站在万博亚洲,新万博娱乐manbetx,万博娱乐国际上面的小鬼嘻皮笑脸地回应就下来!就下来!于是跳下来就跑了,老师追不上,只好从嘴里挤出一句他大养的就算完事了。  院子的中央立着一棵弯腰弓背的柳树,上面吊着一个碗口大小的铃铛,奇怪的是拐弯的地方刚刚挂住它,十全十美。铃铛中央的铁芯疙瘩上拴着一根又细又长的绳子,平时就顺掉下来随风飘荡。用它时,老师走过去,抓住绳子,在手指上缠两圈,敲响铃铛,更为奇怪的是响声清脆悦耳,一下二上三集合(一下一下的敲表示下课,两下两下的敲表示上课),干脆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孩子们羡慕着谁都敲不出那样的节奏来。于是我们因为佩服老师的能耐在课堂上还能认真地听听,什么电灯、电话、电视机......是老师嘴里说不完的稀奇事吸引着我们。  房子的背后野草丛生,阴的可怕,那里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们全校师生四五十人的露天厕所,老师简单的规定说一面是男用,一面是女用,于是孩子们肆无忌惮,大小便到处都是,无处下脚,到现在我还在怀疑当时的老师是怎样进入厕所的。  天放晴了,我们就走出教室,要么在树阴下的土地上坐的满满地,像一群小鸡崽子一样把老师围在中间,老师讲,我们憨憨地听,偶尔也哈哈地笑,有时躺在地上,从不在乎尘土;要么把诺大的院子画分成一块一块的方块,每人一块,那样认真的写着,画着,互不侵犯。开始用石块,后来用削的光滑的小木棍儿,再后来,有人创造性的发现了电池的芯,写在地上黑黝黝的,于是大为推广,院子里画的黑黝黝的,手指被磨的黑黝黝的,脸蛋被染的黑黝黝的......  学校靠背的山上长满了一丛一丛的树木,春暖花开,绿树成荫,偶尔有人避学了,就藏在那里,三五个人静静地玩。有人站在院子里抬头就看见了人影,一晃一晃的,于是大家就叫起来,引来很多人看。大家指划着、惊叫着,几十双眼睛寻找着,藏在那里的人便紧张地左躲右闪,越闪越看着滑稽。再后来,有人说看!那是只兔子大伙放眼望去,果然见两只野兔,一大一小在那里跳跃,有人急匆匆向学校背后奔去,有人又大喊别去了!别去了!只见两个人影提着两杆老火枪神神秘秘地在那里寻找着,孩子们大喊在下面!在下面!兔子好像听见了什么,一溜烟爬上山顶去了,两个枪手也不气馁,两溜烟的功夫也追万博亚洲,新万博娱乐manbetx,万博娱乐国际上去。有时放学的路上,就看见有人一手提着枪,一手提着血淋淋的兔子得意洋洋地走着。  院子的外墙周围有十几株杏树,体态丑陋、纵横盘旋。阳春三月,粉红色的杏花争相开放,引来无数的蜜蜂采蜜。蜜蜂嗡嗡、蝴蝶翩跹,将破旧的老房子掩映其中,古朴而安详。杏子才长到黄豆大小,花瓣还没有落尽,嘴馋的我们就像一群顽皮的猴子,流着鼻涕奔跳在树杈间,为此常常划破脸皮和手指,有时互相争斗,厮打成一团或气恼地狂喊对方父母的名字。  上课铃铛已响,常常有几个还依依不舍,高挂在枝头,老师就站在门口的那个大石头上喊进教室!快进教室!看见有人还在树枝上来回晃动,损坏的树叶和碎枝哗啦啦往树下掉,老师生气了,提了教鞭追出来,树上的人就抱住粗大的树干嗖的一声滑下,从地上拣起破鞋提在手里,在树干间左躲右闪,竟一个趔趄从老师腋下逃脱钻进教室去了,老师气笑了,站在教室的土台子上喊了一声他大的名字,披着棉衣开始教孩子们唱课文。  老师在上面唱一句,我们就跟着唱一句,一边唱,一边把手伸进腰里,摸出杏子放在嘴里嚼着,涩涩的,酸酸的,好吃极了!  不几天,树上的嫩杏子和嫩树叶就被扫荡的差不多了,有人把最后残留的几颗也搜索干净了,将它们泡在凉水瓶子里,不知是谁发明的,竟在里面放了几粒糖精,像圣水一样抱在怀里。求着品尝的人越来越多,那娃便正大光明的做起了生意,害得绵滩山上一个叫爱平的,把整整一本词语手册全撕了换水喝。有人实在受不了羡慕的折磨,系紧了裤腰带再次爬到树上去找,却连一粒也没有了,两人便在树枝间追逐嬉戏,恰逢老师又从树下经过,再无别处去躲只得束手就擒,老师把他俩带到房门前的空地上,画了两个圈儿让他们先在圈儿内站立。要准备收拾了,不料那个最狡猾的,一口变了主意,贼嘴比铁硬,老师就把那汗津津的麻布衫儿掀开,只见肚子上黑黝黝的垢甲上面被树皮划过的白色痕迹赫然在目,那娃才哑口无言,两人只得将一枝弄坏的树枝抗在肩头,在烈日下惩罚性的站立了两个小时......  校门口有一排高高的用巨大的石条筑起的台阶,磨损的纹痕似乎诉说着过去的辉煌。台阶下面不远的地方是一条通往集市的车路,每逢集日,这条路总是川流不息、热闹异常。而万博亚洲,新万博娱乐manbetx,万博娱乐国际我们抱着书本总要挤出门外,一层一层地坐在台阶上,装模作样的大呼小叫,以此告诉老师我们是认真读书的孩子,更重要的是为了向过路的不知名的赶集人炫耀自己读书的魅力。而赶集的农人大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步行而至,他们也总是把自己准备好的魅力展示给我们看,而我们往往总是被人家的魅力所吸引背着背斗的,就算被背斗里的山药压弯了腰也不会歇歇,赶着一群群羊的,赶着一群群牛的,怀里抱着两只鸡的,提着一篮子鸡蛋的,曳着牛车的,骑着大马的......个个步履轻盈,匆匆忙忙,满脸自信。我们被看的目瞪口呆。看着看着,偶尔就有一辆自行车从眼前经过,金灿灿的车轱辘吱吱吱地滚动着,顾不及太多,我们飞奔出去,看见那骑车的人总是得意洋洋,敲响叮铃铃铃地铃铛,骄傲的从我们身边穿过,多少人羡慕着自动地让开一条道目送远去,最为懊悔的是这时候上课的铃铛偏偏响起......  中午,太阳似乎特别的明媚,很难相信我们以怎样快的神速回家、吃过了饭、放好了碗、装足了干粮、灌好了凉水、奔回了学校、又挤在那台阶上。这时的公路上最为耀眼,赶集的人们纷纷回来了,个个放慢了脚步,悠哉悠哉地在那里摇曳,而我们更为注重的是从集市上交易得来的新鲜的东西和带东西的人群的千姿百态背上背的、肩上扛的、手里提的、马上驮的......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不知是谁出的鬼主意,偷偷地把一个包着沙砾的纸包丢在了路的中央,不久,就有人发现了它,神神秘秘地左顾右盼,再以最快的速度拣起,急匆匆装进兜里。我们知道上了当,哈哈哈大笑起来,那人莫名其妙,然后觉得不对,掏出来拆开一看,面红耳赤一溜烟就走了。后来,有人又去丢,没过几分钟,一位老奶奶上当了,她大模大样地拣起,拆开来立刻大发雷霆,指着校门口不分青红皂白破口臭骂,原来有人坏透了顶,在纸里包上了大便被老奶奶抓在了手里。我们都知道事情严重了,就一个跟着一个溜进教室,后来,谁也不敢再做那样的蠢事了。  在那排台阶和公路的中间,隔着一块不圆不方的空地,春天,猪和狗在这块空地上穿梭逗留,粪便满地;夏天,附近的农人将嫩草、柴禾铺撒在空地上晾晒;秋天,这块空地上梿枷四起、簸箕乱飞;冬天,牛羊和马匹交错横卧在这里,追逐打闹的孩子就穿梭在它们的空隙里......  空地的边上立着两根粗大的木桩,木桩的顶端,镶嵌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个圆形的铁环,据说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制的时候,生产队的人经常在这里投篮球。但从我记事起,从来没有见过有什么叫做篮球的东西投过,倒是经常有顽皮一点孩子爬在木桩上、吊在铁环上像猴子一样耍戏。课间的时候,我们也曾成团成团的纠缠在一起,在这块空地上打斗、摔跤、跳鹿、打格儿、斗鸡、跳绳、榨油......  儿时的冬天似乎特别的寒冷,北风呼呼地刮着,被关在这里的我们只好把旧书本上的纸粘在一起,好大的一块,精心地裹住诺大的窗口,为了不被破坏,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没有办法,风还是从屋顶的空隙里灌进来。于是父母亲们费尽了心思,棉衣、棉裤、棉鞋、棉帽......尽管补丁重重,但还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把孩子裹的严严实实。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有人屁股上开了洞,白白的棉花掉在外面;有人冻僵了手怎么也解不开系着厚厚棉裤的裤带......  太阳刚出来,孩子们就在向阳的墙根站成长长的一对,跺着脚,嘴里齐喊着阳坡阳坡照大家,我给阳坡炸呷茶的歌谣(呷茶是一种用油炸出来的北方农村特有的面制食品,北方农村一带都有喝罐罐茶的习惯,一大清早或来了客人家家户户都要在炕上端上火盆,边煮着罐罐茶,边吃着呷茶,边叙友情。故取名呷茶,现在这种习俗已逐渐消失)再后来,看着实在没有办法,老师咬咬牙,领着我们到2公里以外的小寨去背煤,小小的我们每个人背着几块煤,排成长长的队,头上冒着热气一步步地移动着。那晚,我们兴奋地没有睡觉,第二天就动手砌火盆,简陋的几块土坯一搭,烧上红红的火苗,可怜的小手争抢着搭在上面,那是一幅永远都不能忘记的画面。  2  现在回想起来,那排老房子的确破不堪言,简陋的破桌破凳乌黑而发亮,然而就是那么个破地方,在那个灰白相间的破年月里却常常盗窃不断。  最初,先是从后墙外面的的破墙旮旯儿里常常飞来不明身份的石块,砸在屋顶的破瓦片上哗啦啦乱响,后来,利用晚上的时间,有人从塌陷围墙的土疙瘩上翻墙而入,竟疯狂的撕毁了我们辛苦粘贴在窗框上的大块纸张。刚开始,我们在气愤之余还是听从了老师的劝解,咽下这口鸟气重新动手集体合作恢复了原貌。后来,对方竟得寸进尺,使用的手段极其猖狂,他们在教室的中间屙了大便,有一些秽物被有意抹在桌凳上,他们还在破损的黑板上潦草的写满了污言秽语,除了错别字满板的涉及了十几个同学的父亲的名字外,竟然把老师也骂成了猪狗不如,这可是我们最不能容忍的。老师也因为学校里无门无窗、无床无铺而无奈放弃了看守校舍的责任。而我们几个早已秘密商量好了,不能让搞破坏的鸟人咎由自取。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傍晚,微风呼呼地从猫儿刺坡边吹过,吃过晚饭的男人和女人们一堆堆聚集在门外的打麦场上剁起了洋传。我们三四年级的几个男生如约相聚在角里湾口儿的那棵大白杨树下。短暂的会合后,我们分组来到学校后墙的土疙瘩下,趁着夜幕的掩盖翻进学校,躬身从荒草间穿过,隐蔽在院子北面的那块洋芋地里,耐心地等待着一场酣畅淋漓的复仇之战。  星光下的云层时开时合,透过云层,麻糊子月亮照射在灰色的残墙断壁上,墙外打麦场上的人群丈二八尺的扯谈声渐渐平息,心跳声掩盖了秋夜的宁静......  夜深了,开始头顶上还有老鸦嘎嘎叫了两声,后来就什么也没有了,村子像死了一样。鸟人们好像专门考验我们的耐心一样始终不见丝毫踪迹。有人打了一个深深地呵欠;有人从旁边的墙角去小便却抱了人家的一堆草禾回来,天有点凉,我们就在院子的中央燃起了一堆篝火;有人呼啦从腰间抽出一把柴刀,狠狠地说就怕他鸟人不来,今晚我就让他去间阎王。不知为何我们提起了阎王的话题,不由自主地朝四周张望,心里起毛,害怕起来。最终我们是在王平讲的关于阎王勾魂的恐怖故事中草草收场,手持火把互相道别,害怕地各自回家去了。那一夜没见到鸟人的毛渣子。  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竟然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事真的奇了怪了,教室里即没有见到大便、小便,黑板上也不曾出现污言秽语,甚至连一个脚印也没有,平白无故教室里的凳子就少了两只,挂在弯腰柳树上那只嘶鸣了多少年的老古董一样的铝铸铃铛也不翼而飞。  全校一片轰动,可谓是一件地动山摇的大事。  据老人们讲,成立学堂的时候正值多年大旱的特困时期,种在地里的小麦颗粒无收,不管怎么样这个学堂是要办的。最初,十几个孩子先是被安排在村里一大户人家的倒房里,据说那里的条件还可以,天板地板,尽管锈迹斑斑却可以遮风挡雨。没有桌椅,村里就组织年轻人搬来废弃的磨石、碾场的辘珠、背粪的背斗、旧房上拆下来的木头等东西充当,没有书包就用竹篮子先提着。后来教室因为地主成分的影响被强行拆除了,为了解燃眉之急,无奈才被安置在这个多年废弃失修的庙宇里,经过泥巴简单的抹了一下便一蹴而就。刚开始,桌凳都是石块、土坯砌成的,不知是哪一年,有人发了神威,背负老人们的强烈指责,破天荒从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林里剁了两棵大树,人背马驮硬是做成了十几套简陋的桌凳。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尽管教室无门无窗,却一直平安无事,谁知今天哪个不要命的竟胆大包天,连这里的凳子也敢顺手牵羊。  还有那只碗口大小的铝铸铃铛,虽不值钱,也不是什么圣物,但它却一波三折、历经沧桑,多年来被全村的男女老少默认为一顶独一无二的吉祥之物。据说曾经有一个游说传教的道士,翻山越岭来到村子,除了大叹村里生活的贫困落后外,一眼就瞅准了挂在庙宇门口的这顶铃铛,当时两眼放光、啧啧不休,从他垂涎欲滴的神情里有人看出了凶窃之心。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庙宇的庙官就发现铃铛不翼而飞,全村哗然,年轻一点的一起出动,一口气追出五六十里才夺回铃铛,从此它被挂在这座学堂前的那棵小树上,无数个日升日落,它清脆悦耳地铃声常常伴随着村子里的人群、牛群和羊群朝起夕归,怡然自得。如今铃铛竟不见了,消息传开后,又是一片慌乱。  第一时间,杨老师仔细察看了现场的蛛丝马迹,经过一番推测后,又登上大谷山顶去观察全村的动静。回来后却脸露喜色,大伙以为凳子和铃铛的事有了着落,而杨老师却只是摇头,但他却胸有成竹的说东西就在村里,不上十天时间我保证将它们找回来。  习惯了伴着铃铛上山下地的人们一下子听不到铃铛的吟唱,于是浑身发痒,言行举止皆不自然,整个村子就像哑了一样......  两天过去了,仍旧毫无音信,杨老师却不慌不忙,似乎没有大动干戈要找东西的诚心,只是从家里搬来铺盖,用木板堵住门框,点上油灯看护起学校来。一时间,谣言却在人群中偷偷地传开,有人说杨老师不是真的想找东西,是因为他就是偷东西的贼,有人甚至神神秘秘干脆就说杨老师把铃铛已卖给了一个常在村里打春的春官,得到了很多钱;还有人嘲笑杨老师亡羊补牢、为时已晚......而杨老师依然不慌不忙,晚饭时分,就在很多人站在校门口的大场里闲谈时,他总是提着马灯来到学校,躺在破床上叽叽咕咕听收音机。  一连几天,依旧没什么结果。  有一天,一向镇静的杨老师却惊慌失措,一大早就带了妻子闯进学校,二话不说将铺盖、床板一律搬走了。有人问他原因,他大惊失色、欲言又止,最终三缄其口,神神秘秘摇头而去。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开始互相猜疑。  后来,从杨老师媳妇那里得知,杨老师是夜里2点奔回家里的,回来时头发蓬乱、四肢发抖。据杨老师媳妇的谨慎透露,原来,杨老师睡在学校的头两天就做了同样奇怪的梦,梦见一个光头长须、手拄拐杖的老和尚怒目而视,惊醒后原来是一场空梦。就在那天晚上却完全不一样,夜里1点,他莫名其妙的醒来却再也无法入睡,百无聊赖的他只得打开收音机听,隐隐约约却听得院内笙乐齐鸣,他悄悄关了收音机去窥,只见院内空荡荡一片,笙乐声却不绝于耳,等他转身回来,床头明晃晃立了一光头长须长老。此人面色慈善却不言不语,杨老师做啥动作他就做同样的动作,杨老师魂飞胆散,加夜奔回家中再也不敢去学校看护了。  此事一出,只一天工夫,杨老师夜遇长老的事便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这个荒弃了多年,野草丛生、残垣断壁的破地方仿佛一下子佛光四射,神圣不可侵犯;这个曾经辉煌,如今沉沦的寺庙又一次让所有的人刮目相看。陆陆续续听见有人说自己喝酒至半夜路过曾看见过破屋子里面灯火辉煌,还有人指着从寺庙院子里莫名挖出的那些巨大无比刻有无名纹痕的大青砖,振振有词的描述着曾经的寺庙如何的香客云集、如何的名震一方......说也奇怪,就在杨老师跑回家的第二天晚上,有人竟明目张胆拿了木香和纸钱去院子里焚烧磕头,更让人称奇的是,那凳子和铃铛竟在丢失后的第八天早上毫发无损的放在了有人烧过纸钱的地方。从那以后学校里再也没有缺过任何东西,就连扔石块、大小便、乱涂乱画的小伎俩也一去无回,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是从那时起,这块风水宝地才好事不断,有人和了一把泥把千疮百孔的墙面抹平,有人拉了石头将摇摇欲倒的墙头补齐......更大的好消息还是来自杨老师之口。原来国家逐渐富裕,十年动乱的阴影早已消失,中央政府计划实施义务教育,划拨了一笔款项开始扶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按计划大谷村的旧校舍要彻底拆除原地重建。  正当大家为拆除寺庙忐忑不安时,杨老师掷地有声、语气坚定的说没什么顾虑的,一切后果我承担!大家面面相觑,似乎对过去的传说明白点什么!  喜从天降,期盼已久的我们早已乐开了花。下拨的款项还没有到位,杨老师就带领我们行动起来。我们先将门外的大场子修理平整,打扫的一干二净,然后把西北角上的那块空地上的荒草也彻底铲除,擦净了脸蛋,洗净了脖子,兴致勃勃地等待新生活的降临。  开工那天,整个村子喜气洋洋,所有的花草树木都闪动青春的光。全村上下一起出力,彻底拆除了那幢摇摇欲倒、无门无窗的残壁破墙,同时也结束了那段随心所欲、无忧无虑的光辉岁月。  从那天起,水泥、砖块、沙子和木料源源不断地运进来。手扶拖拉机拉进村子不仅仅是冒烟吼叫、能转能弯的稀奇古怪;东风汽车载进村子的也不仅仅是锈迹斑斑、拖吊车体的庞然之物。我们闻着水泥和砖头的香味,一面在东边的那块空地上听老师讲课,一面享受着工地上那美妙清脆的叮叮当当,有时,我们用人体接龙的方式转移砖块;有时我们用争强好斗的意志清除垃圾。看着棱角分明的长方形墙体一寸一寸在空地上崛起,心里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美好!  那年的那个暑假是最最漫长的。那天早上,天蒙蒙发亮,我就从一个无比美好的睡梦中惊醒,一骨碌爬起,那天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走出家门,远远的我就看见破败的村落中间屹立的那一排红墙红瓦的雄伟建筑金碧辉煌。来到院内,只见四个教室窗明几净、宽敞明亮,两个年级从此彻底告别了复式教学。走进教室,回音四起,哭的欲望竟猛然间强烈,我相信,那一天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  新的学期,新的开始,一切都是新的。  学生人数从六十多人一下子增加到了九十多人,民办教师董老师年轻有为升为学校校长,另外还特从外地派来了一位具有专业水平的新老师......  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开始,我们每个人都信心倍增,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喜气洋洋地把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用曾经在院子里挖出来的大青砖砌了一个长方形的花园,在雪白的墙壁上挂上了四方四正的正楷大字,在院子的中央立起一根粗大的铁水管子,一个星期之后,铁管的顶端升起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从此,我们学着开始唱国歌、升国旗,学着脱帽、行注目礼,学着跑操、上体育,学着排队和听老师讲话......  春天的时候,我们齐心协力还在教室背后的空地上种了许多的花草和树木......  看着校园变得越看越美好,我们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春季下午学放的早,我们依依不舍爬在住校的米老师窗口写作业,很晚了还不愿意回去,有时帮米老师扫地、抬水,有时帮米老师洗衣服、拾野菜、挖洋芋......  如今,当我走过新修建的校舍,听到扩音喇叭里传出的优美儿歌和校园里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听到一串清脆的电铃声从校园里传出;看到那一砖到底的干净厕所,看到幸福的小朋友们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在校园里升起了国旗,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曾经在那破围墙里发生的一切......   

上一篇:探究当前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